NEWS 新闻动态
OCT18

2020

百名联合创始人专访 |黄世再:爱在乡村,爱在大中华

来源:

本期,陆波秘书长访谈的嘉宾是:大中华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、乡村发展基金会联合创始人黄世再先生。他有潮汕人的坚韧执着,相信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;他有基督徒的善良博爱,笃信“上帝派我们到世界上,就是要为社会做些有意义的事情”;他的企业名称寄托了豪情壮志,寓意“大中华统御全球经济”。不同于过往的商界专访,今次的话题紧紧围绕乡村发展和公益慈善展开……

本期访谈嘉宾:黄世再

黄世再祖籍广东惠来人,现担任大中华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,同时担任世界华人基金协会常务副会长、中国企业家协会成员、广东省文化学会副会长、深圳市侨商国际联合会常务副会长、深圳市潮商会荣誉主席。早年在国外留学,上世纪80年代,在香港创办大中华国际投资集团公司。1994年,怀着对祖国的厚爱和为城市化建设添砖加瓦的一腔热血,以敢为天下先的气魄,在深圳成立大中华国际集团(深圳)有限公司,2009年变更为大中华国际集团(中国)有限公司。曾获"2005中国写字楼推动力人物"、"2005-2006中国地产推动力人物"、“2019关爱青年创业特别贡献奖”等称号。


陆波(左)与 黄世再(右)访谈现场

陆   波:您是九十年代深圳的第一个外资开发商,如今投资和产业遍布国内各大热点城市。您心目中的美丽乡村是什么样的?您怎样看待乡村振兴与城市发展之间的关系?

黄世再:2013年我曾在中国(上海)城镇化高层论坛上提出  “农村城镇化”,得到了国家扶贫办和农业部的认可。在1998年,我在深圳市龙岗区布吉村尝试过农村城镇化。当时布吉村只有500多人口,我们先建了菜市场,后来政府盖了路,配套了市政设施。后来在开发龙珠花园时,并没有占用农田,而是进行了土地改造。龙珠花园建成后,我大胆提出“购房入户”概念,效果很好,大大的推动了当时深圳农村的发展。。

和文化、思想、道德引导同样重要的是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。从农村走出来的人,愿意回到家乡,但改变不了家乡的生活环境。怎么去改变农村的生活环境?我一直在考虑,想了几十年。我的观点是:中国作为世界的农业大国,共有6亿多农民。新的领导人有智慧、有能力把我们农民的土地集中起来,市场化。但是农民怎么走?能不能把“农民”这两个字改变成“国民”?能不能给他们改成城市户口。更希望给予农民以国民待遇,国民服务。而我个人更期望农民的土地能够流转,能实现证券化。

我还希望促进人力、文化和思想等置换,促进农村和城市一体化,根本性减小城乡差异。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,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第二次改革开放应该在农村。


陆   波:我知道,您特别重视公益慈善,多年前就设立了世再教育基金。还听说,大中华深圳喜来登酒店将每年5月1日这一天的营业收入都用于慈善活动,捐赠给社会上需要帮助的人。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怀?在您看来,公益慈善对于塑造和传承家族价值观能起到什么作用?

黄世再:从哲学讲,人来到世上是空手而来,走的时候是空手回归的。如果能帮社会做点事,对你自己个体来说是好的。来到这个世上,每个人都是在完成使命。不管是有钱没钱,只要有爱心,爱这个社会、爱这个国家、爱这个国土、爱这个民族,就是一个优秀的人。对于我来说,活在世上就要关心贫困的人、帮助他们,这是我的想法。

现在国家越来越重视公益慈善,未来如果能够作为国家战略,将捐款与企业所得税、遗产税等挂钩,中国的公益慈善事业会越做越大。2004年,我在西南政法大学发起了一个教育基金,后来别的企业家也一起来了,每年资助1000个经济困难的孩子。因为我想到未来中国要依法治国,是法治社会,需要培养这方面的人才。2008年我到大凉山建了一个学校。当时我在看电视,一个小男孩,大冬天光着脚丫,没有棉鞋,也没有厚衣服。他说每天要爬三座山才能到学校读书。那个被冻得红彤彤的脸和对知识渴望的眼神在我心里挥之不去。大凉山的大中华小学投入使用后,大山里的孩子就不用每天爬山上学了。学校建完以后,我就把管理权交给了当地政府。后来总书记到那里去了,我想我十几年前这个事做对了。 我的孩子是在国外念书回来的。去年基金会的成立大会,我就叫他俩去参加。他们回来之后告诉我,听到你们的讲话和做的事,启发很大。公益事业不是一个人去做,而是作为一种家族文化,一代一代传承下去。


2009年黄世再先生与凉山普格县大中华小学师生们合影

陆   波:乡村发展基金会致力于“发展新农业、建设新农村、培育新农商”。作为一位联合创始人,您对我们有什么样的建议和期待?

黄世再:要想实现乡村振兴,根本在于如何解决文化传承问题。我们乡村发展基金会要深入到乡村去,了解制约乡村发展的根本问题。乡村缺少医疗、卫生和教育等公共资源。如何通过公益力量,使社会关注乡村、城市反哺乡村,实现社会协同发展,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我有一个想法:如果将来,我们的社会,城市里富有的人能到农村去,农村里的孩子到城里来,交换生活方式和环境。通过文化教育和思想的引导,使每个孩子能够接受良好的教育和正确的价值观。我国有7亿多农村人口,实现全面小康的根本在于农民小康。

建议乡村发展基金会从人才培养入手,明确一个目标方向和计划——教育扶贫,通过点对点的教育帮扶和文化及思想的引导,来减小城乡认知差距;同时考虑教育目标,定向培养适合社会发展所需要的各类人才,促进社会和谐发展。乡村发展基金会要有使命感,树立好发展目标,不断发扬光大,同时要注意打造公信力。建议在做大后引进区块链技术,建立捐款系统数字化管理。秘书长和管理层的工资应该高一点。我希望你们的生活要好,把乡村发展基金会做成国内有特色、能影响世界的基金会。基金会要做大、做强,必须实现资金的滚动,能够持续地发展下去。要制定大目标,影响世界100年!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,大胆去干,用我们的星星之火去点燃这个世界!

要想实现乡村振兴,根本在于如何解决文化传承问题。我们乡村发展基金会要深入到乡村去,了解制约乡村发展的根本问题。乡村缺少医疗、卫生和教育等公共资源。如何通过公益力量,使社会关注乡村、城市反哺乡村,实现社会协同发展,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。

上一篇大中华环球经贸广场W公寓展示中心启幕

下一篇

网站地图

SITE MAP